戒烟戒酒不如戒我

疯子和傻瓜(下)

※重发

※太中

※第一人称

 

_______________


        孽缘。

 

        我认为再也没有比这更合适的词来形容我和中也的关系了。这个讨厌的小矮子带着他糟糕的品味和火爆的脾气,毫无顾忌地闯进了我的生活,所有的交集就从这里开始。

        一言不合就动手算是我俩的日常,虽然是搭档,但除了出任务时该有的配合以外,我们几乎没有休战期。我不否认这里面包括了我略带恶意的挑衅,毕竟在黑手党的日子实在无聊的很,惹小矮人生气姑且称得上是生活的乐趣了!说到底我们可是搭档啊,搭档间不来点互动怎么能增长默契呢!

所以我们就这样你来我往的纠缠了很多年,久到他已褪去了眉间的稚气,锋芒毕露,久到我已习惯了伪善的假面,以笑迎人。

 

久到我们连对方的呼吸都了如指掌。

_______________

 

       可太过于熟悉一个人并不是什么好事,正因为了解中也的个性,所以就算知道心中怀着怎样绮丽的念想,我仍是不敢做那只扑火的飞蛾,那火焰太过于炽热,必然会将我焚烧殆尽。

_______________

 

        然而,比中也他更早发现他喜欢我的这件事完全是个意外,像他这种酒量不高、酒品不好的家伙,没事还老爱往酒吧跑,出点意外都是家常便饭,只不过每次收拾烂摊子的人都是我就是了。至于原因嘛,我也说不上来,反正那什么搭档之间的责任感这种东西我肯定是没有的,真要仔细想想,大概是因为小矮人的睡颜挺可爱的?放这么一个人醉倒在酒吧里,怎么想都令人不太愉快呢!

        通常情况下,中也只要一喝醉就开始胡言乱语,内容大部分都在指责我的不是,从态度到嗜好,甚至连我搭讪的女性他都能评论一番,由此可见我在他心里的讨厌程度非同一般啊!所以那天听到中也又在痛骂我是混蛋的时候,我也只好耸耸肩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但那语气听起来怎么那么酸呢?已经喝醉了的中也一只手靠在吧台上支着脑袋,心爱的帽子掉到地上去也没有理会,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扣着酒杯。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慢慢地凑近他,低声询问眼前这个醉得不知今夕何夕的搭档:

 

中也,你那么在意这些,是因为喜欢我吗?

 

        他抬头看我,暖黄色的灯光照得他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水光潋滟,真的很漂亮。他什么也不说,只是盯着我,那目光太过于尖锐,以至于让我产生了要被他看穿的错觉,我有点后悔开这样的玩笑了。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领口就被人用力往下扯住,中也带着满身的酒味靠过来吻住了我,一个并不温柔,或者说略带血腥的吻,很符合中也的脾气。他擦了擦嘴角的血,挑衅地看着我,殊不知这幅表情摆在他脸上简直性感的不行,他对我笑着说:

 

我就是喜欢你,你敢要吗?

 

        我没想过他会有这样的回答,我确实不是柳下惠,喜欢的人在我面前跟我告白,怎么说接下来的剧情都应该是两个人快快乐乐地在一起,可是那天晚上,面对中也的挑衅,我头也不回地逃开了。

        越珍视的东西就越不敢靠近,胆小鬼连幸福都会害怕,碰到棉花都会受伤*,中也的话毫不留情地揭开了我藏在心里的秘密,我却固执地不愿正视它,只留下这落荒而逃的下场。

 

太宰治就是彻头彻尾的胆小鬼。

_______________

 

因为太在乎,所以拿不起也放不下

_______________

 

        酒醒后的中也一如往常,该做任务就做任务,一言不合依旧会一拳挥上来,仿佛那晚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我的错觉,虽然他忘了自己干过什么,可我还是记得一清二楚的,中也真是个傻瓜,搭档了这么久他早就该明白,即使他做了那些完美的掩饰,也只能瞒得过别人瞒不了我。我清醒地意识到两个人的关系朝着某个方向转变,但我还是继续做我的没事人,不肯出声。

        我也曾想过,要不要鼓起勇气去试着告诉中也我也有同样的心意,说不定会有好的结果,但所以的想法在织田作死后都化为了乌有。美好的事物果然不能长久,胆小鬼怎么可能会拥有幸福。那样的幻想纵然再美好也是脆弱不堪的,轻轻一碰就会变为尘埃,我还能奢求什么呢?

        于是,我收拾好所有的爱意,离开了那个爱我的傻瓜。

_______________

 

        这一走就是四年,再次相见,他还是那个意气风发的黑手党干部,而我却成了侦探社的社员了。那双眼睛里依旧斗志高昂,我不用打听也知道他过得很好,还是我深爱的那个不可一世的样子。

        机缘巧合,侦探社和黑手党的合作让我有了机会来找老搭档叙叙旧,虽然脾气还是和以前一样火爆,但四年过去我们的默契也没有消减半分,不得不称之为孽缘了。时不时跑去给中也找点麻烦,惹他生气,日子熟悉的仿佛还停留在以前,我甚至又开始做起当初那个没做完的美梦,说不定我还有机会重新来过。

_______________

 

        那天乱步先生突然对我说,太宰,你总是这样打扰中原君,就像国中生欺负喜欢的女孩子一样,真的不打算挑明吗?这样对你们俩都好。我笑了笑,没有说话。乱步先生的话我也明白,但中也那个家伙就算我和他直说,他也只会给我一个白眼再冲上来和我打一架,这种话他是不会信的,那个迟钝的傻瓜,这么久了还以为自己是单相思。

       后辈办事不利落导致了我和中也要临时出任务,出门的时候敦君突然提了句,既然要出任务,结束之后还是和中也先生好好讲明白吧!告白这种事要是被别人抢先了太宰先生不会后悔吗?如果认真表达心意的话,对方也一定会接受的。敦这家伙,是在追到芥川之后整理了心得吗?还有除了我谁会看上那个又矮又没品的傻瓜!我随便搪塞了几句就出发了。

        在放到了又一个敌人后,我短暂考虑了一下敦的提议,还是决定约中也结束之后去喝两杯,告白什么的,可以先放一放,像中也这种把自己灌醉给别人机会的酒鬼,还是不要错过的好,起码也要把他当初咬我的那一口先还回来吧!

       但接下来的情况让我不得不先放下这个念头,对方的异能者是个麻烦的家伙,制造的幻觉连我都被迷惑了,中也那里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正冷静地思考如何解决掉敌人,不远处传来的沉重的压力却把我压在原地,是“污浊”。中也在幻觉里看到了什么?现在我顾不上什么任务了,尽快让中也停下来才是当务之急。就在我心急火燎地要去寻找中也的时候,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飞过来,来不及闪躲,重力让我行动困难,我只好趴下身,以此减少锋利的金属带来的划伤。就在这时幻觉突然消失,只看见正在使用污浊的中也,地面整个凹陷进去,鲜血从他的眼睛,嘴巴里不停地流出,我知道他已经到极限了,必须让他停下来!

        万幸,我还是抓住他了!顺势抱住这个小矮人,我慢慢沿着墙坐下,不用看也知道我背后一定是一片模糊,全是怀里这个人的杰作啊。下手真狠啊,中也!我暗自腹诽着,还是忍不住靠近他,贴上那张不怎么干净的脸。他现在安静地闭着眼,即便是这样我也能想象出那双眼睁开后灿若星辰的样子。

        真是好看的过分。我忍不住这样感慨。闻言中也惊讶地看着我,我便继续解释自己只是想赞美他的眼睛而已。虽然嘴上说着打趣的话,但也抑制不住背后火辣辣的疼,能在这种时候面不改色的告白的人估计也就只有我了。不出我所料,中也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傻瓜居然问我为什么要回来救他,简直是迟钝的没药救了,我怎么会喜欢上这种人!算了,反正也栽了,我还是认了吧!

         你问我然后呢?然后,小矮人就哭了,我从未见过中也流泪的样子,他也不像是那种会哭的人,所以我估计这大概是他第一次为人流泪,看在是第一次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他把眼泪擦到我衣服上这种事了。听着他低低的呜咽声,惹哭了在乎了这么多年的人,我说不出到底是内疚多一点,还是心疼多一点。因为我这个胆小鬼,迟迟不肯伸手,迟迟不敢回应,才让他一个人在原地徘徊了这么久,等待了这么久。现在,我只想把所有的原原本本都告诉他,让他知道我也怀着同样的心意,从那青涩的年少时光里就开始恋慕着他。

 

对不起,这些话一直没能告诉你。

_______________

 

        感觉有一点点微弱的亮光,天应该快亮了。虽然中也一直紧紧地抱着我,即使这样我还是感觉温度在飞快地流逝,我已经看不清眼前的景象了,只有中也那乱糟糟的橙红色头发还能辨认的从来。我知道时间差不多了,这个时候应该怎样开口和我的小矮人告别呢?算了,还是用行动吧!中也,我喊他的名字,等他转过头我再给他一个缠绵的吻别,虽然这和我们俩的风格挺不搭的,但也不妨碍我在离别之际浪漫一把。

 

一生仅此一次告别。

_______________

 

是时候了,该说永别了!

 

我亲爱的傻瓜。

 

 

 

 

END

 

 

后记: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全文混乱没有头绪,ooc满天飞而且苏的不行,完全是作者一时脑抽的产物。(上)本来已经发上去了,想了想还是两篇一起发比较好,顺便把(上)修改了一下,让前后文连贯一点[然而好像并没有]

第一次用第一人称,感觉很微妙,对两个人的把握都挺不到位的,还请见谅。我只想努力表达出他们俩那种心知肚明又心照不宣的感情,但我好像又失败了!

总而言之,这个脑洞完全来自某天看完《异邦骑士》之后脑海里冒出的“一个我爱的疯子和一个爱我的傻子”这句话,顺便满足一下我很久没有苏过的少女心~

欢迎捉虫,写作上很多不足之处希望诸君能指点一二,再次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