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烟戒酒不如戒我

疯子和傻瓜(上)

※太中 重发

※第一人称

※双向暗恋


_______________


        谁都没想到,最后他的结局会是这样。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

        要真的算起来,我和这个家伙还有十几年的孽缘。厌恶的情绪从看见他的第一眼开始就蔓延开来,我也说不出是为什么,只是出于本能的反应罢了。我想他估计也没比我好到哪去,第一次见面就没说过什么好话。

        不过阴差阳错,明明相互讨厌的我们俩竟然被安排成搭档,在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起接了不少要命的任务,虽然不想承认,但在死亡边缘跳起的华尔兹,的确很容易培养默契。就我个人而言,他要是安安静静地待着,不要老是来找我的茬,不要满脑子想着去自杀,我觉得自己还是有把握和他正常相处的。但他从来没有如我的愿过,这家伙总是用调笑的语气嘲讽我的身高,我的帽子,可脸上又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仿佛那恶毒的话语不是从他嘴里吐出来的,性格简直恶劣至极。在这种情况下我总是控制不住自己,一拳挥了上去,接下来便是无可避免的打斗。这就是我们的日常。

        明明就是这样一个人,一个本来应该令我深恶痛绝的人,却在我都没有察觉的时候就我心里清出了一块地,安安稳稳的住下了。或许是被他身上的味道所吸引,也可能是被他脸上完美的假面所蛊惑,无论是因为什么都让我清楚的意识到我的内里已经有什么东西开始不可逆转地改变,而他,依旧是老样子,总是思考着用奇离古怪的方式自杀,仗着自己的皮囊去拉美女殉情。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_______________


       可我却爱上了这个疯子。

_______________


        渐渐的,随着年岁的增长,我学会了如何掩饰自己的想法,我努力将自己装成一个没事人,和他照旧相处。本以为未来就会像这样,我和他在漆黑阴暗的角落,当一辈子的黑手党,毕竟,我们都不是什么干净的人啊!不过命运又和我开了个玩笑。


他叛逃了。

_______________


        我至今不能理解他的所作所为,或者说我从来就没看懂过他的一切。为什么要离开呢?没有人能给我答案。他这甩手掌柜一当就是四年,黑手党想尽了各种办法,几乎要把整个横滨翻了过来都没能找到他。其实我也想过去找他,当然也就想想而已,就算找到了我又能做什么呢?劝他回来吗?这怎么可能,全黑手党上下都知道我们俩是相看两厌的死对头,我巴不得他早日从我眼前消失。不希望他离开这种话说出来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但这是实话。


        说是习惯也好,依赖也罢,我的前十几年的人生被这个人搅得一团糟,他甚至硬生生地插进我的剧本里演出了主角戏,现在他突然说走就走,只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这样的剧情你要我怎么继续?

        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我没有任何合适身份让他回来,难道我还能指望用我那难以启齿的心思把他留住?这怎么可能!倒不如让他和我那些说不出口的心思一起离开好了。

_______________


        再次相遇,才知道他加入了那个侦探社,那家伙除了自杀的嗜好没变以外,其他地方多多少少都有些变化,常年缠绕的绷带变少了,风衣也换了,连脸上冰冷淡漠的笑容也变得柔和下来。我认为,那样的太宰应该是快乐的!像他那种人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顺应自如,换做我,即使同样站在阳光下,也是会被耀眼的日光所灼伤的。看到老搭档的日子过得顺风顺水,我发现,自己心里并不好受,嫉妒和不甘像荆棘一样绕着我的心脏疯长,尖锐的刺戳得生疼,这时候我到底该嫉妒他拥有了我从未有过的美好还是该嫉妒我从未拥有过那样的他?

_______________


        就在我还陷在自顾自的纠结之中,事态又朝着我难以料想的方向发展。要是没有发生那些事,我可能一辈子都会对他怀有那样不可言说的心事,直到老死都不会吐露半分。为了打击蛰伏在横滨的外国势力,黑手党和侦探社选择合作,在时隔那么久之后,我又一次站在他身边与他并肩作战,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那维系着我们俩的默契似乎分毫未变,这究竟是幸还是不幸。我偶尔会在以前常去的酒吧碰到正在搭讪美女的他,只有在那时我才会感觉一切都和原来一样,仿佛他还没有离开,我们仍旧比肩。


只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

_______________


        那天的任务是个意外,原本一个好好的假期,却因为几个后辈事情处理的不够干净,留下了余党,我和他才不得不出面善后。任务并不棘手,只是杂鱼太多,清理起来一点麻烦。我一边扫开几个扑向我的家伙,一边考虑着等事情结束后要开哪瓶酒来犒劳一下自己。突然他开口问了我一句,中也,等会儿陪我去喝一杯吧,我想和你聊聊。我惊讶地回头看他,以为这又是他的一个无聊的玩笑,但这一次他的表情却和往常不同,我没有嘲笑他的难得正经,而是鬼使神差地答应了。

       我好奇他晚上打算和我说些什么,等我一晃神,回过头他就在我眼前消失了!本以为他又打算弄个无聊的把戏,但是不管我怎么寻找,怎么叫喊他的名字,回应我的都只是沉静,以及越来越浓重的血腥味。我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像他那样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就让自己陷入困境,一定是遇上了很大的麻烦,空气中一股无形的压迫感蔓延开来,看样子对方是个厉害的异能者,连我精明的搭档都落在他手里,所以我该怎么办?

        目光落在我的双手上,被黑色的手套紧紧包裹着,就如同染上了污浊一般。只能赌一把了!你问我有没有担心过要是我发动了异能也没有把他找回来的情况?没有,那个混蛋怎么会这么容易就死掉,他尝试了那么多次自杀都没有成功,命这么大怎么可能栽在这里?于是凭着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我发动了异能,也许在我的心里还是存有那么些期待的,他从来都会在我失控前阻止我,这次也一定会的。

        果然,这么透彻地了解一个人真是太恶心了!他还真在关键时刻握住了我的手。浑身上下像被车碾过一样,痛得我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顺从引力向后倒去,本以为会像往常一样倒在黏腻冰冷的地面,不过这次待遇好了不少,我被身后的人轻轻地拥住,温暖的体温真是让人感动得想流泪啊!

        中也。他喊着我的名字,慢慢坐下来,我都不用抬眼就知道他现在一定是一脸嘲讽的表情,每次用完异能他总要调侃我几句,我都已经习惯了。等了半天,那尖酸的话是没出现,反倒是一张微凉的脸贴了上来,我惊讶地睁开眼,一下就对上了那双鸢色的桃花眼,真是好看的过分!

        真是好看的过分!他说道,我心里一惊,他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正要开口掩饰一下,他却很自然地接下去说,中也的眼睛很漂亮啊!原来是说我。不对,说我?我疑惑地看着他,他冲我笑了笑,我很久以前就想这么说了,不过我这么说的话中也一定会像只炸毛的猫一样扑过来打我的吧!我闻言握紧了拳头,要不是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一定要打得他再也不能出去骗美女殉情。

        但是呢,有些话现在不告诉中也的话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毕竟中也这么迟钝嘛!敦君说告白这种事还是要趁早,不然被人抢先了就后悔莫及了,虽然我觉得除了我估计没人敢和你这个暴躁的小矮人在一起了!怎么,中也已经呆掉了吗?

        他的话信息量太大了,弄得我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能呆呆地看着他,他一直微笑着看我,笑容里三分戏谑七分认真,我被那个笑容晃得脑海里只剩下一句话。

        这个人真他妈该死的性感。

_______________


中也。

嗯?

和我殉情吧!

你去死!

我这次是认真的。

你骗了我那么多次,还以为我会上当?

有吗?不过看在我为了你这么拼命的份上,中也你考虑一下吧!

太宰!!!

_______________


        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身上的血腥味浓的不正常,这绝对不会是染上去的味道,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那就是这血腥味来自他自己身上。我吃力地伸手去摸他的背后,果不其然,一片血肉模糊,因为失血过多,他的体温变低,我尽量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紧紧地抱住他,试图用自己来温暖他。

        没用的,中也!他开口说到。我的回答只有更用力地抱住他。敦君他们应该还被拦在外面,现在没有人能来帮忙呢!要死在这里真是可惜了!

        听着他说着无关痛痒的话,我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明明可以逃开的,为什么要转回来救我?我强压着情绪问他。眼前这个人是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放着大好的生命不要,还不要命地跑回来救他最讨厌的人,最最可笑地是,他还疯疯癫癫地邀请那人殉情,这个世界简直是疯了!

_______________


就说嘛,中也真的很迟钝啊!都说了我喜欢你,又怎么会让你死掉呢?

那你现在算什么,为了救我再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死去?

反正中也那么讨厌我,我死了你也不会难过的!

你在说什么鬼话!混蛋太宰!你知不知道我以为自己单相思了多少年!

我知道……

_______________


他对我说:


中也,我爱你这么多年了!

_______________


        他把头埋在我的颈间,轻声回应,虽然声音很低,但我还是听清了。此时我发现我再也不能克制住自己,所有被压抑的情绪全部爆发了出来,被隐藏了多年的心事就那样被活生生地剐出来,心脏像被撕裂了的疼。

_______________


        当东方露出第一缕晨晞,怀里的人的呼吸已经微弱的快要听不见了。我绝望地看着那被世人所赞颂的希望之光,紧紧地握住他的手。

        中也,他突然喊了我一句。我转头看他,一个温柔的吻落在我的唇上,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自己。不需要任何言语,这个吻就代表了一切,缠绵而又决绝。

        他抬眼看着越来越灿烂的日出,又转过头看着我,他说,是时候了,该说永别了,中也。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光芒在我最爱的那双眼睛了黯淡下去,我抱紧了这个疯子。

_______________


        后来的事我不想多说,等他们到的时候只看见了已经死去的他和紧抱着他的我。我被带回去治疗,过了好久才恢复,而他则被侦探社安葬了,我甚至连葬礼都没能赶上。

        等我找上门,那个白发的少年将我带到了他的墓地,风景很不错,面朝大海。白发的少年告诉我,墓地是太宰早就定好的,吩咐他们要是哪天他自杀成功就把他葬在这里。

        中也先生,太宰先生曾说过,这里的海蓝的很漂亮,就和你的眼睛一样。白发少年离开前对我这么说。

        太宰治你个胆小鬼,把秘密放在心里藏了这么多年,到死才敢说出口,真是没出息!不过,我这个同样畏手畏脚的胆小鬼好像也没什么资格说他。

        所以我只能安静地坐在他墓前,怀恋这个我深爱的疯子。



TBC


评论

© 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