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羡仙

其实雪是一个蛮神奇的意象,好多文章里面都会用到雪,什么圣诞节下了一场雪,对某个人的描写就是白衣胜雪,觉得,这种漂亮的意象经常被拿来使用。
今天在看少爷辩论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六月飞雪,觉得很有感触。少爷说,所谓六月雪就是人生在世,波涛难定,有口难言,清白难申。当时少爷说到你说出来呀说出来我就给你下一场雪的时候薇薇渐彪都哭了,每个蒙冤的人都不好受,即使辩解没有任何用,那口气总归是咽不下。
然后就想写写敦芥,如果有朝一日敦敦受人诬陷众叛亲离,哪怕侦探社的大家只是迫于形势做个样子而没有告诉他,他该有多难过呢?敦敦说不定会一个人站在栏杆边,落日悬在海平面以上,只能看见他那个被拉的长长的影子。芥川作为一个不同阵营的旁观者,应该能看的比敦敦更明白,也不会因那么多顾虑而闭口不言,想看着敦敦最后把所有的难过都暴露在芥川面前,那种虽然没有发声却也声嘶力竭的放肆流泪,我觉得,龙之介就是中岛敦心里的那场六月雪。
我就是私心想看敦敦在芥芥面前哭,等什么时候有空码一码这个梗好了~

评论

© 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