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时杖尔看南雪,我与梅花两白头

继续杂谈~想讲讲顾唐cp

对唐雪泽的印象,大概就是那句“年少时不要遇见太惊艳的人”吧!他多好,出尘而绝世,举手投足都是少年梦里的样子,一颦一笑都成了念儿此生永远走不出去的劫。阅过北见山头雪,岂肯再做过路人,若是我遇上了阿雪那样的人,栽了也罢。况且,师父这人,外温内暖,很难想象他是个在腥风血雨下幸存的人,阅尽世事而心如明镜,事事通达却不世故待人,白玉一样的人怀揣着一颗赤子之心,纯情又炽烈,怎能叫人不沦陷?

段念呢,我不好说,他们俩的相遇,不知幸与不幸,他在最美好的年岁里遇上了让他心动的人,说没有顾虑那是不可能的,但人多自私啊,谁不想和心上人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他肯定也想过做师父的顾念就这么继续...

之前和墨聊天的时候突发奇想的摸鱼,今天存这儿补个档,逻辑混乱语句不通但是不想订正了,有朝一日可能会把这篇番外写完,雪澂我磕爆!!!最甜的一对没有之一了( ´・◡・`)

好看的人说什么都撩,哪怕是土味情话!澂哥哥我想要嫁你!【雪鸢美人不要追杀我QAQ】

那年大雪,好多地方遇上了雪灾,鸾歌在宫里忙得焦头烂额的,雪鸢在谷里处理一些麻烦事,听到皇上病倒了的消息,马上丢下手里的事,快马加鞭赶到皇城,门都不好好走,直接轻功翻进宫墙,找了个最近的窗户钻进偏殿,结果因为事先没有找人问清楚鸾歌在哪反而没了方向,等随手抓了一个宫女才知道人在御书房,连宫女后来的话都没听完就急匆匆的跑了,火急火燎看见...

啊啊啊啊啊,心痛,五刷游戏王的时候突然想起来:

我是真的孤孤单单的萌了很多年的表暗啊!!!这可能是我萌的最冷的cp了(っ╥╯﹏╰╥c)

天哪,有没有千年调海晏河清的华山一起组队过一下华乐的奇遇啊!求好心的华山小哥哥,这次是真的不敢招惹小姐姐了(╥_╥)
有意向的好心人请私聊我,给你们比心~(ღゝ◡╹)ノ♡
占tag致歉

继续码~
反正我脑补中的敦芥一定会打一场!敦敦是那种和你好好讲道理,讲到最后被对方气到,干脆上手的大老虎,芥芥呢,应该大多数时候懒得和敦敦废话,杀掉比较方便!emmm,然后就想看芥芥边安慰般的说教,我们的敦敦就这么被丢海里了!想想敦敦要被罗生门吊起来扔海里就很刺激~~~
芥芥还是那种一旦比较熟了之后对人就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吧,敦敦第一次找芥芥一定说了让芥芥听不下去的丧气话,所以才要把他打醒骂醒。当然不可能一次就被点醒,事后敦敦一边埋怨芥芥下手太狠,一边仔细地思考芥芥说的话,本来也不是愚笨的人,在打完架发泄过之后当然能感觉得到那些话里的关心,嗯,就想看敦芥谈这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恋爱~
突然又想到一个情节...

继续来码一码敦芥脑洞~
说起来,太中已经写了好几篇了,敦芥连段子都没有动过,实在惭愧!今天突然想到的补全!如果之前的梗真的要写,干脆就叫六月雪好了,没毛病!大概就是政治问题和政府施压让异能者的处境有点糟糕,而且敦敦强悍的再生力又是不可多得的好东西,成为了侦探社被打击的头号对象。至于怎么打压,莫须有的罪名肯定很合适,大家当然也知道这些都是胡诌的,但是迫于形势只能让敦敦先休假在家,怎么个迫于形势太复杂了,我懒得想个过程,不然又是另一个长段了!
当然这些道理敦敦肯定也明白,我觉得这时候有一个特别戳心的情节,就是太宰上门找敦敦,本以为是事情被解决了很开心的敦敦却听见一脸抱歉的太宰告诉他可能他还要停职一段时...

其实雪是一个蛮神奇的意象,好多文章里面都会用到雪,什么圣诞节下了一场雪,对某个人的描写就是白衣胜雪,觉得,这种漂亮的意象经常被拿来使用。
今天在看少爷辩论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六月飞雪,觉得很有感触。少爷说,所谓六月雪就是人生在世,波涛难定,有口难言,清白难申。当时少爷说到你说出来呀说出来我就给你下一场雪的时候薇薇渐彪都哭了,每个蒙冤的人都不好受,即使辩解没有任何用,那口气总归是咽不下。
然后就想写写敦芥,如果有朝一日敦敦受人诬陷众叛亲离,哪怕侦探社的大家只是迫于形势做个样子而没有告诉他,他该有多难过呢?敦敦说不定会一个人站在栏杆边,落日悬在海平面以上,只能看见他那个被拉的长长的影子。芥川作为一个不...

立个flag!
睡觉之前一定会写一篇敦芥出来,萌这对这么久了,还一次都没有交过党费,土下座

    今天就是临也生日了!生日快乐♡
    我已经熬过了三年之痛七年之痒,这是喜欢你的第九个年头,以前特别特别喜欢你,今后还是特别特别喜欢你,陪你一起吃火锅是我能想到的最长情的告白,真的非常想穿过次元壁抱抱那个让人心疼的你,无论静临也好乙女也罢,总之许愿你遇上那个愿意温柔以待的人。莎翁说我可否将你比成一个夏日,但我觉得一年四季都没有你笑起来惊艳,你还是那个又聪明又糊涂的永远21岁,而我仍旧是你的信徒。余生那么短,感觉用来爱你怎样都不够,所以我之好把它们拿来给你写一封封寒酸的情书,或许有生之年有幸托青鸟传书,送到你面前,被你毒舌嫌弃也...

突然翻到手机里《安然的情人节采访》,在地铁上码的,下了地铁就给忘了,发这囤着,激励自己把这个补完!

主持人:少卿,少瑾(没错,双胞胎就是穿越过来了,虽然兄长大人是来围观的!)
嘉宾:安澜,翼然

瑾:今天是情人节啊!感谢安总和然然愿意抽空参加我们的活动~~~
安:【一脸嫌弃】花痴的表情收一收,泡泡都要冒出来了!要不是扛不住锦书锦画的请求我才不会来这种地方浪费时间的。
然:朕的折子还没有批完……
安:不是说都忙完了吗?我还想着接下来几日带你去逛逛庙会的!
然:都是些琐碎的事,不打紧,你要是在宫里闷了我们出去走走也无妨。
安:不闷,只要在你身边我就开心【将对方的手牵过来小心地握住】
瑾:好,打住!两位之后要怎...

1 / 3

© 九卿 | Powered by LOFTER